主页 > S水生活 >[精品译文] 走进準状元Markelle Fultz的一天 >


[精品译文] 走进準状元Markelle Fultz的一天

Markelle Fultz的母亲不得不感叹杂誌太贵了。在过去几年Ebony Fultz开始关注这些杂誌。她会到商店里翻阅各种体育和篮球刊物来看有没有关于他儿子的文章。一旦找到她就会买下它们。「但这本杂誌要7美元!」她边走进厨房边说。「这些杂誌什幺时候变得这幺贵了?」

在这个月早些时候,运动画刊记者跟Markelle待了一天,在乔治-华盛顿大学看他跟好友Kenneth Tappin,训练师Emmanuel Coulibaly和一直担任他教练的Keith Williams一起训练。Fultz被预测会在今年6月的选秀中以状元选中,他也开始为此做準备了。我们看到他出入游泳池,举重房或在球场投篮。然后我们跟着Fultz回到他在华盛顿特区外的家。我们在晚上见了他的家人并一起看了NCAA的总冠军赛。

我们一起坐在饭厅的桌子旁,话题转到了选秀大会。「我知道球队要在5月份才能拿到选秀签,」Fultz女士说。「我上一年才知道这件事,他们会把一堆球放到机器里,然后得到各自签位。我了解这个。然后才会有选秀。我不清楚其中複杂的细节,但Keith Williams(给我们)解释过了。」

除了解释选秀,Williams还做了很多其他事。他担任训练师和DC地区的AAU教练快20年了,他跟很多球员合作过,其中包括Kevin Durant和DeMarcus Cousins,也跟Steve Francis和Allen Iverson在布伊州合作过几个夏天。他还与Ebony一起上高中。

Williams把自己形容为Markelle的训练师,导师,叔叔和偶尔的父亲角色。他第一次见到Fultz时,Fultz才6岁。在那不久之后他们开始一起训练,Ebony和她26岁的女儿Shauntese也会一起,Williams是Markelle走向下一阶段很重要的带路人。

Fultz的下个旅程就是乐透选秀了。Markelle在这方面表现很老练。「对我来说去哪都不重要,」他说。「我要的只是打球,我就是这样的人。我没想太远的事。」

我不得不问他是否注意到联盟中的摆烂现象,这时他妈妈打断道。「真有这种事吗?他们真的会故意输球?」

「他们确实会这样,」Markelle肯定地回答道。「这样他们能增加得到好籤的机率。」

「这太不可思议了,」她说到乐透选秀的这个情况。「但这就是NBA球队的天性。不管你在哪一行,你都要学惯行业那一套。」

[精品译文] 走进準状元Markelle Fultz的一天 不久之后的未来,他们都会学惯这一切的。Ebony,Shauntese和Markelle搬去哪个城市将会由选秀大会的乒乓球决定。但此时此刻这些都不重要。作为家里最年幼的孩子,Fultz现在是今年来第一次待在家里,而且很快,家里所有事都回归正常。「我告诉他,」他妈妈说,「今天是垃圾日。然后他就摆出『我才扔完三袋垃圾』的样子,我就会说这里还有很多垃圾,这就是垃圾日。他这时会想抱怨些话…接下来他还是会说『好,好,好,妈妈。』」

在Fultz家里最有意思的就是能了解到他除篮球外的生活。举个例子,Markelle透露他最开始的爱好的是BMX骑行。在学校训练时,他自豪地展示这些年来积累的伤疤。「我会做单轮滑,转轮,这些都会,」他谈到他的童年时。「以前我们在附近有个斜坡。我们会骑车从斜坡上冲下来,并试图飞跃那个邮筒。我们会做些疯狂的事。我真是不怕死。」

他母亲记得以前的某个复活节,他从窗外看他儿子站起来骑过附近,在街上做些跳跃的动作。「我不太担心这个,」她说。「就像那时他学空手道时老师说的『我担心的是马克会做像飞跃墙壁这样的动作。』」

过去一年,Markelle Fultz成为关注模拟选秀排名的球迷心中的都市传奇。每个人都知道他的名字,但很少人了解他。所以发现他秘密有着一段胆大妄为的过去是挺有意思的。

[精品译文] 走进準状元Markelle Fultz的一天 同样的,他也是好胜的:在北卡罗来纳与冈萨加的总冠军赛之前他与家人进行了一局激烈的UNO比赛。他和他姐姐用剪刀石头布三局两胜来决定谁清洁厨房,而且Markelle也赢了他姐姐。在总冠军赛前,他预测卡罗来纳会赢6分。三个小时和800次犯规后,卡罗莱纳果然以6分取胜。他妈妈说他家15号会有游戏之夜,而Markelle指像一个摆满篮球纪念品的角落:「你看到那些奖盃吧?在这里我是冠军。」

通过与Fultz度过的这八个小时,我们有趣地发现他是跟Lonzo Ball完全不同的人。他从不会出现在像SportsCenter或First Take的节目中。他没有一个高调的老爸,他有的是一个拉拔他长大的母亲和向他发号施令二十年的姐姐,她们俩可都不能在一对一挑战Michael Jordan。

Fultz能以你想出的任何方式打球。「我喜欢低调行事,」他说「我不喜欢出风头。」至于说自大,我从没想过自己要比任何人强。我曾是底层的球员。我知道努力训练的滋味,所以当有人想要出风头,那只会使我更想努力 。

这就是选秀过程中他呈现的形象。可更近地观察他,他并不完全是这样。儘管Markelle Fultz说话细声细语的,而且为人谦逊——但他也不是真的太谦逊。

他预计会以状元签被选中,所以你即使不处于他的位置也知道知道他非常自信。「我尊敬其他人,」他说,「但我不会害怕任何人,我一直就是这样告诉我自己。」

这下我们更接近事实了。

[精品译文] 走进準状元Markelle Fultz的一天 如果你想不明白为什幺这个国家最具潜力的新秀最终会选择一个离家3000英里远,其球队从没接近打入过NCAA锦标赛的学校,那从头看他的经历能帮助你找到答案。儘管招生主任们和球探们都很了解Fultz开始的故事,可这里有个简短的版本:他加入了马里兰有名的篮球名校德麦沙高中,但是在二年级时他却因为只有175公分被校队拒之门外,(只能待在后备队)。

他的首个奖学金offer来自大南方联盟的美国高点大学,Fultz仍记得那时的震惊。:「我真的没想到它是怎幺一回事,」他说。「我当时就蒙了,我拿到了奖学金offer?」

大约也是那个时候,华盛顿大学的副总教练Raphael Chillious在回了趟在马里兰,奥尔尼的老家。当他去德麦沙高中时,他赶上了一场JV联赛的比赛,在那他看到了Fultz的表现。他打电话告诉他在西海岸的老闆洛Lorenzo Romar 说他在JV联赛发现一名只要再长高几英吋就有潜力成为NBA全明星的球员。

接下来那个赛季Fultz长高到191公分。他继续整年跟教练Williams训练,作为高三的学生他成为了德麦沙校队的明星球员并在异常激烈的华盛顿天主教体育联盟中赢得年度运动员的称号。在那年春天,Fultz到乔治亚州进行AAU联赛一场比赛时,丘利尔斯和罗马到那里为他提供了一份奖学金。

到2015的夏天时,他的天赋已广为人知。Fultz继续长高到6’4″,臂展几乎达到6’10″,而且在夏天一系列比赛(在拉斯维加斯的AAU联赛,Stephen Curry在奥克兰的夏令营,夏洛特的Under Armour夏令营)展现了统治级的表现,所以每个人都开始对他感兴趣。肯塔基大学,北卡大学,堪萨斯大学,亚利桑那大学和别的一大堆篮球名校最终都对他表现出兴趣,但他们都来得太晚了。

「华盛顿大学,」Fultz说,「他们很早为我提供了奖学金。而且丘利尔斯教练和罗马教练和我妈妈有着难以置信的关係。你们要先说服她才能说服我。他们令我和我的母亲都安心。」

虽说待在华盛顿大学这一年让他少了一些知名度,但这也让他有机会能像相对普通的18岁的孩子那样成长。正如他妈妈告诉他那样,「他需要像个普通大学生那样,可以到处走走。像这里(华盛顿特区),我们到商场里会有小孩跑过来说,『我可以跟你照张相吗?』这甚至发生在他上大学之前。而且也有大人也会过来合照。」

「当我们在华盛顿并到商场时,」她回忆起,「我会环顾四周,想『这里没人注意到你吧。』」而Markelle回答,「这有点酷,不是吗?」

「我很享受与别人合照这种事,」他补充说,「但在西雅图,我出去时会更轻鬆,因为没有人会注意我。那里的人只会对我表示尊重,他们会问我近来如何,但他们不太会打扰到我。我很喜欢这点。」

儘管华盛顿大学在赛场上很挣扎,但Fultz在其他各个方面都吸足了经验。选秀只是以后的事。「我们就像兄弟一样。」Fultz说起他的队友时。「我真的没时间去考虑NBA的事。我只是忙着跟他们一起做功课,学学,训练。我指的是选秀在推特上炒作着,但我并不担心它。我更关心与朋友之间的关係,而不是去赚钱之类的事,所以这对我来说很轻鬆。我感觉就像在家一样。」

除了他的队友们,当提到华盛顿大学的超级女明星球员凯尔西-普拉姆时他也表现得兴致勃勃。「她和我就像姐弟一样,」他说,「我们今天还说话来着。这个赛季我帮了她很多忙,而她也在我树立信心上帮助很多。」

「那才是我的女孩,」Fultz的妈妈说。”

「这太疯狂了,」Fultz说。「首次两个大概是最好的后卫来了同一间大学。」

这一切就解释了为何儘管华盛顿大学在太平洋十二联盟(Pac-12)表现不佳,但这个家庭把过去这一年视为一次成功的经历。「作为父母你会担心,」他妈妈说。「当我让我的孩子离家时,我会想他们有没有守规矩?有没有做正确的事?他们有没有谨慎行事?而他到了华盛顿大学后,我跟助理教练,经理,和他一起工作的人聊起,他们说他是多幺地谦虚,为人着想。他也只是离家几英里。那是我最自豪的时刻。因为你永远说不準当你不在他们身边时他们会做什幺。所以当知道他离开后表现地如我教育他做的那样,我最自豪的就是这个。」

[精品译文] 走进準状元Markelle Fultz的一天 在华盛顿,在看他们训练时最有趣的是听Fultz的教练讲以前夏天其他人在这里训练的故事。这些杂七杂八拼凑成的故事来源于很多人,其中包括Iverson,Durant,Victor Oladipo。这些故事大多发生在酷热的鲍伊州立体育馆,这个体育馆最近才装上空调。Fultz在华盛顿大学能享受空调,但他是这种传统的继承人。

「所有从这里走出去的人,」他说,「看看在NBA中我们的校友…我认为DMV才是最好的篮球圣地。 我们有很多打上NBA的球员,也有许多不为人知但很出色的球员。我要证明的东西仍有很多,但我很高兴知道人们认为我会成为下一个伟大球员。」

Fultz在场上的作用有多大体现在两方面。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作为得分手时的进攻水平。如果他值得以状元签,他必须能带领进攻。「他需要表现得更自私一些。」Williams说。「他走了很长一段路才成为带领球队的球队老大。显然他并不是一开始就是状元人选。他的卡位在进步。但他变得更具侵略性了。他出手次数很多——大学比赛中每场出手17次,所以我认为他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还有就是防守,有一段时间Fultz挣扎于在防守端集中注意力,而华盛顿大学整支球队的防守都很糟糕。他承认不论下一站在哪他都需要在防守上下功夫。这说明了,即使当说到他最大的弱点,我们仍很难去忽略他的能力:他不逊色于选秀中的任何人,而且如果他成长过程中注意提高防守,他的长臂能让他成为一个出色的后场防守者。

除了上面那些问题外,剩下要批评的并不多。在阵容少了上赛季参选的Marquese Chriss和Dejounte Murray后,今年的华盛顿大学打得很挣扎,但Fultz每一场比赛都抢足镜头。他场均得到23.2分,5.9个助攻和5.7个篮板。他入选了太平洋十二联盟的第一阵容。他的三分命中率达到41%。他能造犯规和攻击篮框。他也能为队友创造机会。

我们很难準确预测出他进入NBA后会成为哪种类型的球员,因为他足够优秀去成为几种不同类型的全明星级别球员。他或许成为像John Wall那样的爆发性组织者,或许像Harden那样娴熟的双能卫,又或许他会成为下一个Russell Westbrook。他的教练Williams说这个问题的大概取决于哪支球队会在下一年选中他。

Fultz可以接受任何角色。「如果球队需要我去打一号位,」他说。「我可以做到让某人参与进来,使其他人得到空位。但同样,如果球队要我打二号位,我也可以去得分。又或者你要我同时做这两件事,一边得分…我可以干你需要的所有事。」

Fultz由于在波特兰举行的Nike篮球峰会上以统治级的表现巩固了自己状元的地位。在此之后他又到智利(参加美洲篮球锦标赛)在18岁以下美国队中有突出表现。美国队赢得了冠军,而他取得了MVP称号,突然之间NBA的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名字。波士顿的Isaiah Thomas是他的校友,他这个秋天跟这支球队合练了。今年早些时候当我提到Fultz时,他眼睛一亮,说道「他很特别,他无所不能。」

或者像另一位NBA球员说的,「人们没有意识到这点,因为他们今年没有太关注他。他现在还没达到Russell的级别,但已经很接近了。如果他去参加体测,虽然我认为他没有去参加的必要,那幺他的体测数据会突破天际的。简单来说他就是个怪兽。」

正如一位球探说的,「在我看来,有这幺多没去了解过他的人给他安上无法赢球的污名是很可笑的。如果他表现地很糟糕,你或许可以把华盛顿大学的挣扎归罪于他。但他是这支球队打得最好的球员了。」

上面的两个答案解释了为何他很有可能是状元秀。

[精品译文] 走进準状元Markelle Fultz的一天 Lonzo的对状元的竞争的确存在。现在仍有几支球队被报导说会把Ball视为选秀的头号选择,Fultz几个月来热衷于为各种拿两者做比较的推特点讚。「他会成为联盟中一个出色的后卫,」Fultz说到同在(太平洋十二联盟)Pac-12区的这位后卫对手时。但:「他跟我打同样的位置,所以…如果他在控卫位置跟我对位,那幺是的,我会叫他从我前进的道路上让开的。」

那天晚上,他被问到大球(Big Baller)品牌成功的可能性。「那很可能成功,」Fultz说「很有可能。我想去给家人买几顶帽子。我认为这很酷。」他妈妈坐在他旁边摇头。「我不知道她在想什幺,」他继续说道,「我和Keith总是谈起这个。我们会去买一些帽子的。」

「不,你不会的,」他妈妈说,「你不要在这上面浪费钱。你可以在你的帽子上贴个B字。」

然后我们谈回NBA。Markelle最喜欢看的球队是勇士队,但这个时候,他忙于训练来适应NBA。他会在季后赛开打后再去关注战况。同时,他通过短信跟Kevin Durant——另一位华盛顿大学出产的球员——保持联繫,而且他们在Snapchat关注对方。

自从这个夏天跟Isaiah Thomas一起训练后,他们保持很亲近的关係。「我经常跟他聊天,」Fultz说。而且是的,这个家庭很清楚波士顿现在有最大几率抽中状元签。「我们经常会谈到成为联盟最疯狂后场的机会。他的得分能力与我的得分和传球能力组合起来,我们能在控球后卫和得分后卫之间切换。」

我们谈到如今统治联盟的这代控球后卫们和下一年他防守他们时候会是怎样。「这仅仅是摆在我面前一个更大的挑战罢了,」他说。「我準备好了到那里并完成这件事。我想每个晚上都去跟他们交锋。Kyrie,Damian Lillard,所有这些人。在电视上看到他们,知道自己将会与他们同场竞技…这很酷。」

「那会让你变得更好,」他妈妈相信他。

Fultz插道:「而他们也会防守我,所以…」

从这些短暂的瞬间可以看出我们确实在跟Fultz谈心。是的,他是个很迷人的小人物。他被教育得很有礼貌。他非常非常努力。他的职业目标就是要让他的妈妈自豪,因为他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反映了他妈妈的教导。在18岁这个年纪,他已经可以作出整洁,恭敬的回答。但接着他就会露出本性,一点也不幽默地提醒我联盟的人也应该担心他的到来。如果联盟对他最大的质疑是他是否有足够侵略性来带领一支球队的话,我会喜欢他的可能性。.

在那之前,他会陪着家人。在这些日子将会有更多的训练和採访,在晚上会有更多的零活,玩笑和游戏。所有这些都会变得严肃,但没有人把自己太当一回事。

现在Fultz严格来说还是一个球迷,所以这里还有一个关于NBA问题给他。「我肯定会选Westbrook,」Fultz说道MVP的竞争时。「我知道球队输球时的感受,你会不断打出杀死比赛的表现。他这个赛季太不可思议了。James Harden也很疯狂。可Westbrook,太荒唐了。」

他妈妈笑了笑,瞥了她的右边一眼说:「他会把你撕碎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