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生活君 >一旦习惯原始的读书方法,我们都可能落入「低等勤奋陷阱」 >


一旦习惯原始的读书方法,我们都可能落入「低等勤奋陷阱」

一旦习惯原始的读书方法,我们都可能落入「低等勤奋陷阱」

在谈临界知识之前,先要弄清楚:什幺是知识?

我们学了很多年知识,但什幺是知识,似乎一下子说不清楚。比如:「回」字有四个写法是知识吗?朋友圈里吐槽春晚的文章是知识吗?罗辑思维「得到」App 中的课程音频是知识吗?

这些内容是不是知识,答案可能见仁见智,不过有一点我们可以达成共识:它们都是资讯。

在我的定义里,只有能够改变你行动的资讯才是知识。也就是说,上述三条资讯是不是知识不是一个客观存在,它取决于了解他的人能否使用这些资讯改变自己的行为,产生新的结果。

如果你读了一篇文章之后点头称是,然后生活照旧,那幺这篇文章和其他所有类似文章一样,都只是一个资讯。只有在你读完一篇文章、了解一个观点之后,受到启发,改进了思考问题的方式或者做事的方法,这个资讯才是知识。

换一种角度看,衡量你的学习是否有效的重要标準是:学习之后,你解决问题的思考和方法是否得到改变。如果你学习后和学习前,思考和行动都一样,那幺显然这样的学习是无效的。「知乎」上的文章,如果你不去阅读,它就只是一些资料;而当你阅读了内容之后,它就成了资讯;但只有你知道如何改变你的行动,资讯才变成你的知识。

因此,本书对知识的定义就是:那些能够改变你行动的资讯。

但是,知识是不平等的。有些知识要比其他知识能够更加深刻地改变我们的行为。比如,你知道从山顶上滚下的石头速度会越来越快,因此你懂得利用这一资讯,当遇到土石流的时候就会往山体两侧跑,而不是试图顺着山谷与石头比赛。

石头会越滚越快,对你便是一个有用的知识。

不过,如果你懂得牛顿第二运动定律,你就不仅能够解释为什幺下落的物体速度越来越快,甚至有可能想办法造出火箭。像牛顿第二运动定律这样能够更广泛、更普及地指导我们行动的重要而基本的规律,我称为「临界知识」。

临界知识套用了核子物理学中的一个名词:「临界质量」。临界质量是指要产生核爆炸需要的裂变材料质量,只有突破这一临界值,才能产生惊人的核爆炸。与此相似,有些知识也能够发生裂变,可以对我们生活的许多面向进行指导。而当你储备的临界知识达到一定量的时候,就会产生惊人的威力。

要学习临界知识,就要从具体的知识输入开始。读书,自然是最基本而又重要的方式。可是为什幺我们很多人读了很多书,也没有发现和掌握临界知识呢?在我看来,一个很可能的原因是:我们的读书方法有问题。

过去,我也读过不少书,可是这些书现在再拿出来看的时候,我发现基本是白读了。今天能从书中看到的价值,过去看不到;过去在书中看到的东西,今天记不得。可是,我过去读书真的很勤奋,为自己制订年度读书计画──一年要读完 100 本书,为此安排每天至少要读完 20 页,哪怕已经很累很睏,为了完成目标,都要在床前读完书。两年来,我读了 200 多本书。

我不是说这段读书经历没用,而是现在回想,我觉得痛心、可惜。付出这幺多时间和精力,获得的却是不成比例的收穫。那时,我陷入了「低等勤奋陷阱」。

当然,我们在今天读同一本书和过去相比看到了不同的内容,可能与我们的经验和阅历发生变化有关。可是,我更加清楚:如果能够重来一次,在过去的两年里採用新的读书方法,即使阅历没有变化,我也能只花一半的时间就获得翻倍的收穫,就像我现在做的一样。

那幺,为什幺我会陷入「低等勤奋陷阱」?又是如何跳出来的呢?我掉入陷阱最直接的原因是:读书的方法太原始。

从上学开始,老师教给我们的读书方法似乎就是:把一本书从头读到尾,遇到有启发的句子就画线或者抄笔记。我们读书的过程就是不断记录新知识的过程。

可那些抄记下来的名言警句,让我深刻地理解了什幺是听过无数大道理,却仍然过不好这一生。

在原始方法的基础上进行努力,就是低等的勤奋。

可怕的是,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读书的方法是低效落后的。我以为读完书记不住,是我记忆力的问题。而且,我发现身边的朋友基本上也都是这样的情况。大家说:读书之后都忘掉是正常的,我们把知识内化成能力了。

现在看来,这个结论多幺荒谬:我记不住书中的每个字不要紧,可是我连书里说了什幺也记不得啊!我连自己读了什幺都不记得,还能内化成能力?

事实上,内化成能力的知识,是最忘不掉的。那幺,为什幺传统的读书方法是低效的呢?原因很简单:阅读+画线、摘抄的读书方法是把一本书拆分成了一个个孤立的知识点。在这种方法的引导下,我们读书的目的,就成了理解和记住这些孤立的知识点。而理解和记忆一个个孤立的资讯,可不是我们大脑擅长的高效行为。

事实上,大脑的记忆,靠的是将资讯与旧经验联繫起来。英国莱斯特大学曾做过一个实验来研究人们如何记住事情:他们让实验对象观看一些名人的照片,比如成龙、张信哲、刘德华,然后监测他们大脑中哪些神经细胞受到刺激,然后再把这些名人在不同地方的照片拿给测试者观看。科学家发现,当实验对象看到同一个人出现在另一张照片里的时候,相同的神经细胞会受到刺激。也就是说,我们的大脑在看到新照片时,没有为它单独开闢空间,而是调用以前的回忆,形成新的记忆。换句话说,我们记住新知识更好的办法,是和已有的知识进行联繫。

将这一原理应用到极致的是记忆宫殿法。记忆宫殿法,可能是目前人类发明的最为强大的记忆方法。它的基本原理是,构想一个我们熟悉的场景,把需要记忆的事情放到已经熟悉的场景当中。比如,你想记住「B6」,最好的办法不是直接背「B6」,而是运用生物本能,想像一位胸部丰满(像B)、有 6 块腹肌的美女。前阵子播出的英国电视剧《新世纪福尔摩斯》里,福尔摩斯就是靠记忆宫殿训练自己超强的记忆力。

当然,读书并不等于背书,然而大脑这种透过已有知识学习新知识的特性,除了能够帮助我们记忆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作用:我们可以将新旧知识构建成知识网路。透过在新旧知识间建立联繫网,我们便能够从不同角度和领域对同一个知识进行分析,从而加深我们的理解和认识。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原始的读书方法是:花很多时间去阅读一本新书,去记录新的名言警句,却从不花时间去加工这些资讯,将其和已有的知识建立联繫。我们看似节省很多加工整合的时间和精力,以便能够读更多的新书,但却是买椟还珠,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把最有价值的工作放弃了。

读书一定要花时间、耐心和思考力,将获得的新知识和已有的知识进行网路状的联繫。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才有可能内化知识,形成新行为的暗示。

于是,我读书不再追求速度;相反地,我会刻意放慢速度,花时间记录读书笔记──不是仅仅摘记名言,而是描述读书后受启发的内容,这些启发和我过去的哪些经验相关。在记录和寻找新旧知识之间联繫的过程中,我常会惊喜地发现一些过去不曾注意的规律,也发现很多能够直接改进工作方法的办法。我的读书成效进入了一种产生複利效应的状态。也就是说,我读过的所有书都将为我未来获取新的知识提供帮助。

为什幺这个简单的读书方法却很少有人践行?或许是因为我们大脑的习惯是寻求新刺激,快速把书读完……我们都希望读完书获得新知识,因此不断快步向前去获取更多、更多……但古人早就说过:「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那幺,读书时将新知识和哪些已有的知识进行联繫会更有成效呢?

答案便是那些在生活中各个领域起基本而重要作用的规律,也就是本书提到的临界知识。每一种临界知识,都是我们思考问题、认识世界的重要工具。因此,这些临界知识可以频繁地应用于不同的领域和场景里。

经常阅读我的公众号文章的读者会发现,我常常在不同的文章中讨论不同问题时会运用到複利、机率论、边际收益等概念与模型。这其实就是我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有意识地和已有的模型进行联繫,看看它们背后是不是有关联。这样思考,常常会发现过去没看到的规律。

因此,现在的我在读书时既不追求数量,也不要求读完。我的做法是:当我要解决某个问题的时候,主动去寻找可能会讨论这个问题的文章和书籍,去观察作者用什幺样的思路解决问题?在这个解决方案背后,是否有我熟悉的知识?我还能把这个解决方案的原理,应用在什幺领域?

当把这些问题想明白之后,可能我并没有读完一本书,但是我对这个问题的理解和认识,比读完 10 遍书的人都要深入。这种状态,呈现出来便是举一反三的能力。在别人眼里,你更容易用跨界的知识解决问题。因此读书不在于多少,而在于你有没有透过读书重新认识这个世界,发现临界知识并把它运用到自己的生活当中。

生命有限,不要把有限的生命浪费在低等的勤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