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微生活 >一旦未来被预言了,就成为活生生的事物──《魔幻卡拉瓦2:骨白色的王子》 >


一旦未来被预言了,就成为活生生的事物──《魔幻卡拉瓦2:骨白色的王子》

七年前

七年前庄园里有些房间的床铺下躲着怪物,但泰拉很确定,母亲的房间里藏着魔法。微微泛出翡翠绿的光尘在空气里飘荡,彷彿母亲离开房间后都会有妖精来玩耍。房间闻起来有祕密花园的花朵香气,就算没有微风吹拂,华丽的篷顶式大床的帘幕仍会鼓动翻飞。天花板悬挂的那盏黄水晶吊灯发出玻璃轻碰的声音和泰拉打招呼,她轻轻鬆鬆就可以把这房间想像成连接另一个世界的通道。


泰拉踮着小脚走过厚重的象牙白地毯,来到母亲的梳妆台前。她迅速转头瞄了一眼,然后抓起母亲的珠宝盒。盒子拿在手中滑溜又沉重,是珠母贝做的,覆盖黄金髮丝纹。泰拉喜欢假装它具有魔法,因为就算她的手指髒兮兮,还是没在盒子上留下任何痕迹。


泰拉的母亲不介意女儿玩她的裙子或者试穿她华丽的凉鞋,但是她要求姊妹俩不要碰这个盒子,却让泰拉更加无法抵抗盒子的诱惑。

思嘉蕾会花上许多个下午,幻想卡拉瓦这类巡迴演出,但是泰拉喜欢真正的冒险。


今天,她想像一名年轻的精灵王子遭到一位邪恶的女王挟持,为了救他,必须偷走母亲的蛋白石戒指,那是泰拉最爱的一枚珠宝。乳白色宝石是星芒的形状,锐利的尖端时常刺痛她的手指。不过泰拉在光线中举起蛋白石时,石头亮晶晶的,在房里洒满樱桃红、金黄、薰衣草紫的细碎火光,让人联想到魔法诅咒和叛逆小妖精的仙尘。


伤心的是,黄铜戒身太宽了,泰拉的手指戴不了,但她每次打开珠宝盒时,还是都会试戴,以免自己忽然长大了。不过这一天,就在泰拉将戒指滑上手指后,她注意到了其他事。


头上的吊灯似乎也因为这惊奇的发现而停止晃动。


母亲的每样珠宝,泰拉都再熟悉不过了:细心折叠好的滚金边天鹅绒缎带、如鲜血般豔丽的绯红色耳环、污损的银色瓶子,母亲声称里头装着天使眼泪、牢牢上锁的象牙坠子、墨黑的手镯,看起来比较适合女巫的臂膀,而非母亲优雅的手腕。


泰拉从没碰过的唯一物品是个骯髒的灰色小袋子,闻起来有发霉树叶和死尸的甜味。可以防止哥布林靠近,母亲有次这幺说笑。它也防止了泰拉靠近。


不过今天,那个丑陋的小袋子闪烁着,吸引泰拉拿取。前一秒钟看起来还像散发出腐朽味道的破烂物品,一眨眼之后,却变成一叠闪亮的卡牌,用细緻的丝绸缎带绑着,不过又在瞬间变回之前的那个骯髒小袋子,接着又化为卡牌。


泰拉放弃玩耍,快速抓起丝绸绑带,把那叠卡牌从珠宝盒中举起。剎那间,它不再变化了。


卡牌非常好看。深邃的夜蓝色几乎接近全黑,还有在光线中发亮的小小金色光点,此外还烫着一圈圈深紫红色的亮箔,让泰拉想到潮湿的花朵、女巫的血液,还有魔法。


父亲的侍卫曾用薄薄的黑白卡片教她赌牌,这副卡牌截然不同。泰拉往地毯上一坐,灵巧的手指解开缎带、翻开第一张卡牌时感觉麻麻的。


上头的女人让泰拉想到遭到囚禁的公主。她身上可爱的白裙破破烂烂,泪珠形状的眼睛如同海浪里磨得晶亮的玻璃一样美丽,但是忧伤的眼神让人不忍卒睹。多半是因为她的头笼罩在球形的珍珠网中。


卡牌下方写着「死亡少女」几个字。


泰拉打了个寒颤,她不爱这名字,也不喜欢笼子,就算是珍珠做成的也不喜欢。


忽然之间,她觉得母亲应该不乐见她翻看这叠卡牌,可是泰拉还是忍不住掀开下一张。


这张卡下方写着「红心王子」。


卡牌画着一名年轻男子,脸庞稜角分明,嘴脣锐利得像两片刀刃,一只手举在尖下巴旁,紧握着一把匕首,双眼淌落红色的泪水,薄薄的脣瓣边也染着血迹。


王子的影像闪动,和刚才那个骯髒的小袋子一样忽隐忽现,泰拉瑟缩了一下。


她那时就应该停手的。这些卡牌绝对不是玩物。不过泰拉内心中有部分觉得这副牌是注定要让她找到的。它们比泰拉想像中的邪恶女王或精灵王子都来得真实,泰拉大胆地相信,也许这些卡牌可以带她踏上一场真正的冒险。


「亚拉寇」。


她不知道这个奇怪的名字代表什幺意思,它和其他卡牌不一样,这张牌不是紫色的,边角装饰着熔金漩涡,中央像镜子一样银光闪闪。不,它本身就是一面镜子。闪亮的中心倒映着泰拉的蜜金色鬈髮和淡棕色圆眼。泰拉仔细看时,发现倒影不太对劲,她粉红色的嘴脣正在颤抖,斗大的泪珠滚落脸庞。


泰拉从来不哭的,连父亲疾言厉色时也不例外,连菲利普不理会她,只顾讨好她姊姊时也不例外。


「我就知道可以在这里找到妳,小宝贝。」母亲快步走进房里,四周迴荡着她温柔的女高音,「妳今天又有什幺冒险了?」


母亲朝泰拉坐的地毯弯腰,髮丝像优雅的河流垂散在聪慧的脸庞周围。她的髮色和思嘉蕾一样是深棕色,但泰拉继承了母亲橄榄色的皮肤,散发的光泽好像被星星亲吻过。那时,泰拉看着母亲的视线落在死亡少女和红心王子上,脸色变得和月长石一样惨白。


「妳在哪里找到这些的?」母亲的声调仍然甜美,但双手迅速抓住卡片,让泰拉觉得她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泰拉时常做她不该做的事,通常母亲不介意。她会温柔地纠正女儿,有时候甚至告诉她犯了小错时怎幺逃过一劫。容易发脾气的多半是父亲,母亲是在怒火蔓延前吹熄火星的那道轻柔微风。不过现在母亲看起来想用那叠卡牌当引信点燃一把火。


「我在妳的珠宝盒里找到的。」泰拉说,「对不起。我不知道它们不好。」


「没关係。」母亲用一只手抚摸泰拉的鬈髮,「我不是故意要吓妳。不过连我自己都不会去碰那些牌。」


「那妳怎幺会有呢?」


母亲将卡牌藏进长裙的裙摆里,然后把珠宝盒摆到床边一个高高的架子上,泰拉拿不到的地方。


泰拉害怕对话就这样结束了,如果换作父亲,一定就言尽于此。但是母亲不会忽略两个女儿的问题。母亲安全藏好盒子后,就往地毯上的泰拉身旁一窝。


「希望我从来没找到这些卡牌。」她轻声说,「可是如果妳发誓再也不去碰那副牌,或其他类似的牌,我就告诉妳它的事。」

「妈妈不是说过我跟思嘉蕾不能发誓吗?」


「这不一样。」母亲的嘴角浮现一抹微笑,彷彿泰拉正準备要听到一个特别的祕密。总是如此:当母亲选择要将她闪亮亮的注意力放在泰拉身上时,会让泰拉觉得自己是颗恆星,而全世界都绕着她转,「关于未来,我都是怎幺跟妳说的?」


「每个人都可以创造自己的未来。」泰拉说。


「没错。」母亲说,「妳的未来便是任何妳希冀的一切。我们有力量选择自己的命运。小宝贝,可是如果妳去玩那些牌,就让里头描绘的命运之神有机会改变妳要走的路。人们用命运牌组预言未来,很像妳刚刚碰的那副。一旦未来被预言了,就成为活生生的事物,它会顽强奋战,好让自己成真。这就是为什幺我要妳别再去碰那些牌。妳懂吗?」


泰拉点点头,虽然不是真的完全理解。她还处于稚嫩的年纪,遥远的未来感觉非常不真实。她注意到母亲从未提起那副牌的来历。因此,泰拉的指头更加紧捏着仍然藏在她手里的那张牌。


母亲急着拿走那叠卡牌,匆忙之间没注意到卡拉掀开的第三张牌。还拿在她手里的那张「亚拉寇」。泰拉小心地把牌藏在交叠的双腿之下,一边说:「我发誓再也不碰这种牌。」

本文摘自《魔幻卡拉瓦2:骨白色的王子》

 一旦未来被预言了,就成为活生生的事物──《魔幻卡拉瓦2:骨白色的王子》

一旦未来被预言了,就成为活生生的事物──《魔幻卡拉瓦2:骨白色的王子》

她的未来操纵在十六位命运诸神手中,
她该向命运低头,摧毁童年时梦想的魔法来保命?
还是选择反抗,设法消灭古老强大的众神?


✶ 美国有八间出版社激烈竞标,其中五间出版社的最终报价超过五十万美金!版权狂销三十二国!
✶ 二十世纪福斯以七位数美金夺下电影版权,由《分歧者》、《红皇后》、《决战王妃》製作人操刀
✶《纽约时报》排行榜 No.1
✶ 美国独立书商协会Indie Next选书
✶ 获BuzzFeed、Bustle、Hypable等众多媒体选为2018最期待的小说
✶ 《魔幻卡拉瓦》系列首作获日本本屋大赏 2018 最佳翻译小说,日本女星吉冈里帆感动推荐

魔幻剧团卡拉瓦以独树一格的表演形式着称,打造绚烂夺目的城镇,让观众在这个充满魔法的地方,观赏为期一週的舞台剧演出,然而这不仅是一齣戏剧,更是一场可以亲自体验的冒险游戏。

♠警告♠
- 不接受金钱交易,但可以拿歌声、祕密、记忆,甚至几天的生命来换取想要的东西。
- 这一次,游戏是真的。
- 游戏结束之后,参加者若无法抽离导致发疯甚至自杀,卡拉瓦剧团概不负责。


泰拉住在子午帝国边陲的小岛,小时候,她在母亲的房间里发现一叠神祕的命运牌组,她翻开第一张牌,「死亡少女」,代表痛失至亲,她继续掀开第二张,「红心王子」,象徵永远得不到回应的爱。泰拉惊恐却也着迷,抽出第三张牌,「亚拉寇」,是面预言未来的魔镜,镜子里头是泪流满面的她。

在她翻开死亡少女几天之后,母亲便不告而别,从此下落不明。自那时候开始,泰拉对命运深信不疑,但她不愿意就此屈服,决心查出母亲当年失蹤的真相,而线索似乎就藏在即将开幕的最新一场卡拉瓦中。传说这一次,命运诸神也将前来参加,几百年前他们曾经统治这个世界,卡拉瓦团长莱金却偷走了他们的魔法,只要能赢得游戏,就能获知莱金的真名,进而摧毁他并夺回魔法。

原本只想找到母亲的泰拉,没想到会被捲入命运之神和莱金之间的黑暗角力。然而她要对抗的不是无形的命运,而是十六位命运之神,他们各有各的意志,有的容貌绝美、有的面目可憎,但都同样残酷无情。

母亲当年为何不告而别?她的牌组又藏着什幺祕密?这一次的卡拉瓦,只是特别盛大的变装庆典,又或者真是莱金和诸神之间争夺魔力的致命斗争?泰拉能否扭转命运,重新夺回对自己人生的掌握呢?

 

作者:史蒂芬妮‧盖柏(Stephanie Garber)

出版社:脸谱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